<sub id="319jh"><listing id="319jh"><meter id="319jh"></meter></listing></sub>

                 2個月前 (04-27)  創業新聞 特種養殖 評論關閉
              文章評分 1 次,平均分 5.0
              導語:野生動物“禁食令”下,各地紛紛摸底野生動物人工繁育、經營利用機構,出臺野生動物收容安置和補償政策,引導當地相關養殖戶退出轉產。不少地方的紅腹錦雞、竹鼠等養殖戶已經接到退出的通知。能得到多少補償,存欄動物如何處置,轉產什么行業,正在準備退出的養殖戶說,這些日子以來他每天都要想這三個問題。告別賴以生存的野生動物養殖營生,告別熟悉的生活方式,另謀生計。

              【本文底部】掃碼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號,69農村創業網:為2020新農人提供精選的創業新項目,新政策,新品種,新技術,新模式!讓創業者更易起步,讓創業過程更順利,讓生意風險降到最小,讓三農創業更易賺錢!

              野生動物“禁食令”下,各地紛紛摸底野生動物人工繁育、經營利用機構,出臺野生動物收容安置和補償政策,引導當地相關養殖戶退出轉產。

              不少地方的紅腹錦雞、竹鼠等養殖戶已經接到退出的通知。能得到多少補償,存欄動物如何處置,轉產什么行業,正在準備退出的養殖戶說,這些日子以來他每天都要想這三個問題。

              告別賴以生存的野生動物養殖營生,告別熟悉的生活方式,另謀生計。轉產的養殖戶說,他最近反復哼唱一句歌詞,“看成敗,人生豪邁,只不過是從頭再來。”

              期待補償,期待轉產政策

              老夏說,他沒辦法,只能自己處理這些存欄的紅腹錦雞。

              老夏干養殖已經8年多了,可他至今仍然記得辦好野生動物經營繁育許可證和經營利用許可證時的喜悅:“紅腹錦雞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養的人少,是稀罕物,賺得也多。”

              野生動物養殖戶:期待著從食用向藥用,觀賞轉型轉產

              養殖廠里的紅腹錦雞

              但野生動物“禁食令”出臺后,紅腹錦雞交易被叫停。接到摸底野生動物養殖行業的通知后,老夏提交了養殖證照。

              老夏查了政策,地方政府要“支持、指導、幫助受影響的農戶調整、轉變生產經營活動”,“根據實際情況給予一定補償”,補償的標準由地方來定。

              后來他接到通知,當地會補償一年的場地費用,并要求他在6月份之前退出。一年的場地費用幾萬元,但紅腹錦雞的損失高達幾十萬元,只能自己承擔。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老夏感嘆道。曾經,珍禽是紅腹錦雞最大的賣點,如今卻成了最困擾他的事情。養殖場里,紅腹錦雞正在悠然散步,腹羽彤紅,長尾華麗,連腳都是金黃色的,光彩奪目。可落在老夏眼里,只覺得刺心。

              為了讓紅腹錦雞毛色好,體質強,老夏放棄了籠養,選擇占地更大成本更高的散養。真正開始養殖后,他發現,銷路比他預計的還要好。有的人買來看,有的人買來吃,訂單源源不斷,他的養殖規模也穩步擴大。一只近一千元的紅腹錦雞,他養了1500只,砸在手里,都是損失。

              野生動物養殖戶:期待著從食用向藥用,觀賞轉型轉產

              紅腹錦雞

              老夏聽說,補償資金來自村集體經濟收入、單位幫扶資金、產業扶貧資金、財政涉農資金等渠道,“可這筆資金就像攤大餅用的面團,養殖戶多,餅要足夠大,自然就攤薄了。”他說。

              他了解到,有的地方劃禁養區時,生豬養殖戶不僅有欄舍補償,還有存欄生豬補償,一千頭左右規模的養殖場能拿到五六十萬元的補償款。有的地方沒有存欄補償,生豬養殖戶以欄舍面積拿補償,但加上賣豬的進賬,也能控制損失。

              可如今的情況和當初劃禁養區不一樣,存欄動物不允許交易。“不僅不能賣,還沒有存欄量的補償,實在太虧了。”老夏說。

              由于禁止交易,1500只紅腹錦雞只能在養殖場里養著,除去每天一千多元的飼料和人工開支,更讓老夏焦心的是那些等待孵化的蛋。

              如果不孵化,這些蛋就浪費了,一枚光成本就有二十多塊錢,如果孵化,養育雛鳥的飼料、溫控、藥品又是一大筆支出,實在承擔不起,老夏左右為難。

              幾夜沒合眼,老夏摸著嘴角上火起的泡,決定低價銷售這些還未孵化的蛋,供人體驗孵化過程,當寵物養,為自己挽回一些損失。

              后來老夏在新聞上看到,國家林業和草原局4月8日發布的《關于穩妥做好禁食野生動物后續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里說了,地方要合理制定補償標準,重點考慮在養野生動物的種類、數量,適當兼顧養殖設施投入和養殖模式等因素。他立刻聯系了當地林業局,提出爭取補償的訴求。

              野生動物養殖戶:期待著從食用向藥用,觀賞轉型轉產

              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發布《關于穩妥做好禁食野生動物后續工作的通知》

              除了這些紅腹錦雞的去處,老夏也在發愁自己的出路,不知道退出后能轉型做什么。

              “養殖戶不容易,如果最后補償還是很少,那也沒辦法,但是希望轉產政策一定要給力,幫扶一把,讓我往后的日子有個奔頭。”老夏說。

              存欄野生動物何去何從

              老王終于下定決心,等妻子康復,說什么也不養蛇了。

              老王的養殖場里盤踞著一千多條劇毒的舟山眼鏡蛇。他最早開過風味飯館,轉行養殖滑鼠蛇是為了攢錢在城里買套房子。進入養殖行業后,他發現,毒蛇的利潤更高,就轉而養殖舟山眼鏡蛇。

              “我是從死蛇堆里爬出來的人。”老王說。他的養殖路十分坎坷,冬天保溫沒做好,不少蛇折損了,后來蛇得了肺炎,又死了近一半。

              終于掌握了養蛇的門道,眼鏡蛇肉大受獵奇食客青睞,野味餐館“有多少收多少”,老王自己也會泡蛇酒賣,普通白酒的身價立刻飛漲到幾百元一斤。

              野生動物養殖戶:期待著從食用向藥用,觀賞轉型轉產

              養殖池里的眼鏡蛇

              直到他在新聞里看到野生動物“禁食令”,“監管要更嚴了。”老王對妻子說。

              縣里林業局的工作人員來了解養殖情況,告訴老王,他能不能繼續養殖需要等政策明朗后才能確定。

              雖然心疼喂蛇的雞仔錢,但老王盤算著,即便不能食用,還可以看能不能作為藥用動物繼續養殖。

              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不久前,他的妻子不幸被眼鏡蛇咬中胳膊,幾乎送了半條命,昏迷了四天才清醒過來。

              “不少人害怕胳膊粗的大眼鏡蛇,它當然危險,但實際上小蛇攻擊性更強。”老王說。

              他堅持養蛇,最大的動力就是心疼妻子跟著自己二十多年,沒過上一天好日子。可這回,他第一次這么強烈地感受到失去妻子的恐懼,打定主意,說啥也不養了。

              養殖房里的眼鏡蛇怎么辦,成了大問題。

              一個不得已的方法是放生。他一轉念想起年前有條蛇逃跑,爬到鄉親家咬死了雞苗,不敢私自放生。“萬一咬到人,承擔不起這個責任。”老王搖搖頭。

              還有信奉佛教的生意人想買他的蛇放歸野外,老王猶豫了。對方出手闊綽,但當地沒有眼鏡蛇的天敵,大量放歸可能會破壞原有的自然生態。“破壞生態的事咱不能干,不能當罪人。”

              實際上,放歸是個非常科學的事。生態科普作家任輝說,放歸需要綜合考量多方面的因素,例如當地的承載能力,這個物種以前在當地有沒有生存過,養殖場的動物是否存在過度近親繁殖引發的遺傳多樣性缺失……

              顯然,老王沒有能力組織這樣的科學放生。

              動物專家表示,除了放生放養改善當地的生物鏈結構外,存欄野生動物還可以統籌安排,聯系科研院校用于科學研究,協調動物園用于游客觀光。但是科研、觀光使用的數量有限,預計高溫、填埋、生物發酵等無害化處理手段將成為最主要的處置方式。

              浙江中醫藥大學教授丁志山在研究成果中披露,我國年食用活蛇達20000噸,以每條1.5kg計算,數目超過1300萬條,另外藥用、工藝及觀賞用蛇數量也驚人。

              野生動物養殖戶:期待著從食用向藥用,觀賞轉型轉產

              養殖戶手中的眼鏡蛇

              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也注意到在養野生動物處置問題,《通知》里寫得明明白白,對具有藥用觀賞價值的在養野生動物,依法依規加快行政許可和信息服務等工作,加速消化存量。

              “眼鏡蛇藥用有門兒,這是好消息。”老王說。

              過去,老王也給制藥廠供蛇毒。剛從毒牙里取出來的毒液1克近100元,經過干燥過濾后的結晶干毒,一克能賣到1000元左右。

              眼鏡蛇毒存儲在毒腺里,通過導管釋放毒液。每次取蛇毒的時候,只需捏住蛇的腮部,蛇張嘴咬住玻璃容器,毒液就會順著容器壁流下來。

              年后,縣里的門市部暫停收蛇毒了,他也并不擔心。取出的蛇毒可以存放在塑料瓶子里,暫時沒人收也不礙事。

              可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現在的老王不想再賣蛇毒,再做“刀頭舔血”的生意了。在等待藥用政策的同時,他只想盡快處理完家里的活蛇。

              于是,他學會了先用開水燙蛇,然后腳踩蛇頭手捏蛇尾,一把剪刀從尾向頭將蛇剖開,卷成一盤,用竹簽固定后,小心熏烤,制作蛇干,看日后能不能作為中藥材賣給縣里的門市部。

              “轉到藥用的事成不成還說不定,就算可以,也怕都轉做藥用,養殖戶扎堆賣蛇干,價錢上不去,還是會損失。”老王搓著一雙粗糙的大手,看著地上晾曬的蛇干說。

              轉產,只不過是從頭再來

              高官新親手摘下了竹鼠生態養殖專業合作社的牌子,心里五味雜陳。

              廣東省河源市東源縣義合鎮曲灘村有兩戶貧困戶參與竹鼠養殖,高官新是其中一戶。兩戶人家共養殖489只竹鼠,趴在養殖池里吱吱叫著,看起來圓滾滾的,皮毛油亮,眼睛泛光。

              養了三年多的竹鼠,高官新已經習慣了每天照料這些毛茸茸的鼠。他知道,竹鼠屬于“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按照“禁食令”的說法,要全面禁止食用,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飼養。

              以后能不能吃,他心里沒底。自從禁止交易以來,沒有銷售收入,還要天天喂養,他愁得睡不著覺。

              野生動物養殖戶:期待著從食用向藥用,觀賞轉型轉產

              養殖戶摘下了竹鼠生態養殖專業合作社的牌子

              后來扶貧干部找到他,勸他轉產。他遲疑了,怕3年的辛苦打了水漂,怕轉產又要一大筆本錢。

              扶貧干部告訴他,別擔心。按照東源縣的轉產工作方案,縣里會對養殖戶進行補貼,標準是半斤以下的幼鼠每只30元,半斤到一斤的中鼠每只80元,一斤以上的成鼠每只150元。

              看到清晰明了的補貼標準,高官新吃下了一顆定心丸。5.9萬元的轉產補貼,對他來說已經是一大筆錢了。

              他的兩間舊鼠舍可以改建成立體式香菇養殖場,三條生產線,安放2000多個菌棒,預計日產量50斤以上,由當地龍頭企業承諾包銷。

              政策十分優厚,他收拾心情,準備迎接種菇的生活。

              種植香菇是個精細活,在保證充足光照的前提下,寄生木中的含水量不得低于60%,空氣濕度至少在80%,菌絲生長的溫度要嚴格控制在5攝氏度到24攝氏度……

              對于養殖戶來說,轉產是一條出路,卻也意味著要學習技術、建造設施、適應市場,未來仍然充滿未知。

              而那些肥圓的竹鼠,由專人從養殖池里提起來,裝進編織袋里,送去無害化處置。那天,高官新悶悶的,不說話,提前趕到鼠舍把每只竹鼠都看了一遍。裝車時,他看到裝著竹鼠的袋子一直在動,不忍心再看,低頭握緊掃把,默默掃地,準備清理養殖池。

              生活還要往前看。告別了竹鼠,但曾經作為竹鼠食物的竹子,高官新沒舍得砍。他說,希望以后有能力開個農家樂,如果能成,這片竹子就當作一處景致吧。

              野生動物養殖戶:期待著從食用向藥用,觀賞轉型轉產

              存欄動物即將送去無害化處置

              接下來,就是奮力打拼。

              高官新所在的河源市東源縣有231戶竹鼠、豪豬、蛇、果子貍等特色養殖貧困戶,截至3月底,他們都轉產了,有人從事普通養殖,有人務工,有人從事種植……

              轉產的養殖戶說,他最近反復哼唱一句歌詞,“看成敗,人生豪邁,只不過是從頭再來。”

              截至記者發稿前,農業農村部組織起草的《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征求意見稿)》開始公開征求意見,除了豬、兔、雞等18種傳統畜禽,還包括梅花鹿、羊駝、雉雞等13種特種畜禽

              “終于等到了這一天,梅花鹿的春天來了。”吉林省長春市鹿鄉村的養殖戶歡欣鼓舞。而沒有躋身其中的,有人想堅持,一封封郵件發到征求意見的郵箱里,建議將所養的動物納入其中;有人想轉產,已經在打聽其他行業,“既然是從零開始,就必須早點下手,搶占先機,才能熬過競爭,生存下來。”

              野生動物養殖戶:期待著從食用向藥用,觀賞轉型轉產

              點擊這里查看詳情>>>??贈送2020最新惠農補貼資金資料!

              《2020農業扶持資金申報指導及涉農創業精品項目》

               

              除特別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為69農村創業網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來自http://www.znts.net.cn/245843.html

              2020新農人最需要了解/學習的前沿創業新品種,新技術,新模式!關注@69農村創業網,讓創業者更易起步,讓創業過程更順利,讓創業風險更小,讓三農創業更易賺錢!

              登錄

              忘記密碼 ?

              切換登錄

              注冊

              掃一掃二維碼分享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